联系我们

嘉兴市佳海路53号

电话:86 0769 81773832
手机:18029188890
联系人:李芳 女士

公司新闻

> 网上赌场能赢吗 >

抢红包赌博陷阱:玩家输多赢少 庄家可获暴利

日期:2011-5-10 9:37:39 人气: 时间:2019-04-10 23:3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

  便捷的社交工具和移动支付方式在丰富人们生活的同时,也为违法犯罪提供了新的空间。记者日前对部分“微信红包群”进行追踪调查时发现,利用电子红包分配的随机,不法分子将“电子红包+微信群”组织成为一个网络。

  春节期间,发电子红包成为一种新的拜年方式。然而一种“微信红包接龙”的玩法在微信用户中悄然流传,一些参与者向记者透露,这其实是一个“”。

  记者在微博、贴吧等网络社区搜索“微信红包接龙”,出现了不少相关网贴。向一位发帖人通过微信转账缴纳20元“押金”后,记者被拉进了一个“20元4包”的微信群。这个群有20人左右,记者进群时群里的“接龙”正在火热进行中,所有人一言不发,高峰时平均每20秒钟就有一个红包发出。

  按此规则,由群主发一个分成4份总价20元的启动红包,群内成员来抢。抢到金额最小的成员是“输家”,负责发下一个红包,这个红包仍需要分成4份,总价20元。以此类推,一直接龙下去。

  开始前,群主会反复在群内公示中规则。该规则以随机配发的红包金额为依据,抢到红包金额为19.88元的,中头,励888元。抢到红包金额为18.88元的,中二等,励666元。红包金额为1.11至9.99等“”或“1.23”等“顺子”,都有金额不等的励。中者将中金额截图发给群主,群主即根据以上规则兑。

  记者问及池的励资金从哪里来的?群主说:“群主也参与抢红包,但是我是‘免死’的,即抢到最小的红包我不用负责发下一个,我抢来的红包就是池,负责给中的人发励。”

  在一个“138元4包”的红包群里,记者看到群主即庄家每包要抽取18元的“辛苦费”,另外每包抽取20元进池,剩下100元包成红包供群内成员抢。

  和其他赌博方式一样,“微信红包接龙”的参与者都希望抢中大,但事与愿违,输多赢少是常态,只有庄家是最后的赢家。

  在记者参与的一个“20元4包”微信群中,从晚上8点到12点,红包几乎一刻不停地发出。记者选取了8点到8点20分这一时间段对群内红包进行统计,20分钟内共发出58个红包,群主由于“免死”每包必抢,抢到约300元。而这一段时间内只有一个玩家中了一个“顺子”得到励30元。这意味着短短20分钟内群主净270元。

  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庄家钱,普通玩家只能赔钱。记者在红包群里参加了几次接龙,短短几分钟就输了上百元,而抢回来的红包金额则寥寥无几。

  一位者在同一个红包接龙群中的玩家告诉记者,这段时间手气太差,一晚上几个群加起来输了1800元。当记者问有没有赢过钱时,他回答“有时会赢回来一些,但总体上是输多赢少。”

  记者在一些群内看到,遇到接连输钱的玩家,群主会以“手气不好,加油”之类的话语进行“鼓励”。而一位曾开过“红包接龙群”当过庄家的人称,无论哪种规则,玩家是不可能赢钱的,钱的只有群主庄家。

  “我曾开过‘138元4包’的红包群,据我统计群里发100个包能有两三个中的,池里的钱越积越多,最终群散了池的钱都归我。加上抽成,短短几天我至少能四五千元。”这位群主说。

  另据调查,一些红包接龙群的群主也会“出老千”,大大增加了其获利的概率。上述群主说,以“20元4包群主免死”这样的规则来说,群主不会成为“输家”,抢得越多得越多。这类群主一般会在手机上安装“抢包外挂”,只要群内有红包发出,外挂软件自动抢红包。

  记者梳理发现,微信红包接龙这种涉嫌赌博的抢红包活动遍布各地。从去年8月起,广东、陕西、贵州、浙江等地公安部门相继破获一批利用微信红包赌博案件,赌资动辄上千万元。其中广东揭阳警方破获的红包赌博案涉赌资金达1.2亿元,涉赌人员2480人。

  记者在多个红包群里观察发现,网络虚拟平台不受地域限制,一个群往往聚集着来自各地的参与者,赌博方式和赌资支付都极具隐蔽,打击这样的赌博行为存在一定难度。

  “网络尤其是新兴社交媒体涉黄涉赌犯罪确实存在获取线索难、证据固定难、办案成本高等困难,这也助长了不法分子的侥幸心理。”宁夏公安厅治安总队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警方提示,根据相关法律,组织三人以上赌博,抽头渔利5000元以上、赌资累计5万元以上、参赌人员20人以上,只要满足这三个情形之一的情况,警方就可以立案。如果民众被拉入涉嫌赌博红包群内,请勿参与并及时报警。(新华社记者张亮)

  关键词:群主;庄家;玩家;群散;赌博案件;获暴利;微信;免死;顺子;输家

  【吐槽红包少被扎】建微信群本为开心,没想到小小的红包竟成了一场惨剧的导火索。昨天上午,该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,被害人郭某的父亲、妻子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也出席了庭审。

  建群本为开心,没想到小小的红包竟成了一场惨剧的导火索。昨天上午,该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,被害人郭某的父亲、妻子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也出席了庭审。”成某回忆说,有一次“A品文玩”在群里点名要他发红包,可他发的包比较小,便遭到对方奚落。

  此后,两人互加对方为好友,成某要了杨某的手机号,并主动打电话给杨某,要求在顺义区某超市门口见面谈谈。当晚9时许,杨某带着朋友白某及郭某先到达约定地点,成某随身携带了一把单刃水果刀随后到达。